English | 中文(简) | 初期中譯來自香港及東南亞都主教教區的台北聖三堂
看到光節錄自 (新神學家西盟)

上帝以無形的光出現

上帝就是光,祂能超越所有的光,因為祂照亮我們;上帝就是生命,凌駕所有生命之上的生命,因為祂給予我們生命。祂神聖的榮耀環繞著我們發光,包圍著我們;祂就像是衣服一樣,所以我們用祂包覆自己,祂處處可見,只是我們抓不住。和祂合而為一卻不會擾亂我們的靈魂,祂就如同光一般;祂會在我們裡面,不設限地將我們包圍。(“On the Mystical Life (第二卷)”,第93-94頁)

  當我們提升到較高的境界時,原本沒有形體的祂降臨,且不是以沒有形體的方式出現;祂的光也不是以一種無聲的方式接近我們,那是一種什麼樣的方式呢?祂以一種非常明確的、很神聖的方式。但是,上帝並不是以一種很特別或是和任何物體相似的樣子,而是以一種間單的樣子出現;祂採取一種深不可測、難以接近又無形的光出現。我們很難清楚地作說明。上帝清清楚楚地出現,雖然祂是無形的,但我們仍可意識到祂的存在,也可以清楚地看到;雖然我們看不到祂,也聽不到祂,但是就像朋友面對面一樣(請參閱 出埃及記 33章11節);所以具有神性的祂對那些得到恩典的人們像說著話。祂如同父親一般疼愛人們,而祂的子民也同樣地摯愛著祂。

(“新神學家西盟: The Discourses”,第365頁)

  這就是無形的上帝一直以來所表現出的樣子。不論是誰看見祂顯容,他會看見光。人一方面驚訝於他所看見的情況,另一方面,在一時之間又不知道到底是誰出現在眼前,而甚至不敢問祂是誰。怎麼會這樣呢?人甚至無法睜開雙眼直視這種偉大莊嚴的景象。由於害怕及顫抖,人反而看著自己的雙腳,只是清楚地知道有人出現在他面前。如果在此之前剛好有人告訴他有關這一方面的事情的話,也就是說事前就已經知道上帝的話,他會走到這個人的面前,並且說:「我已經看到了」。而出現的這位會說:「孩子,你看到了什麼?」「喔 天父,我看到了光,這是如此的美好,真是美好啊!天父,有許多理由讓我沒有勇氣告訴你」。然後,當他一邊這麼說著時,他的心劇烈地跳著,並著火了,對於所看到的這一切感到極度渴望。接下來,熱淚潸然不止的他開始說著:「天父啊,當這光一出現,我庵室的牆壁立刻消失了,整個世界都消失了。我覺得在祂面前,我還是只有一個人,就和那道光出現時一樣。而天父啊,我不確定我的身體是否也在那兒。我不知道我是否在那光之外。有一陣子我並不知道有肉體的存在,而我被這肉體包覆著。然而這巨大的喜悅在我裡面,這豐富的慈愛與熱望正與我同在,我深受感動而淚流成河,就像現在?看到的一樣」。出現的這一位則說:「孩子,這就是祂」。話一說完,他再度看見祂;一點一滴,慢慢地他被淨化了,漸漸具有勇氣,並且問出現在面前的這位說:「喔上帝啊,是?嗎?」祂回答說:「是的,我就是祂,我就是?了你們變成人的神;看啊,我已經造就了你,如同你所見的,將要讓你具有神性。」

(“On the Mystical Life” (第二卷),第54頁)

這無形的光要用心體會

…當你聽到「知識之光」時,千萬不要認為這不過是所謂的知識,而沒有光…除了藉著神所發出的光之外,人沒有其他的方法可以了解上帝。

(“On the Mystical Life”(第二卷,第52頁)

  雖然可以憑藉我們的知覺感覺到【基督】,但是祂並不是屬於這世界上的光(約/若 8章12節),而是需要用心來體會。有形的太陽所發射出的光僅有肉眼可見,不只是人類,還包括沒有理性的動物們都可看到…。然而,這智慧的日光出現在世界上,只有理性的靈魂能夠感受到…。即使祂被稱為「光」和「日頭」(請參閱 馬拉基書 4章2節),但是祂比任何的光,比太陽都還要來的強,因為祂是主,是光的主,是太陽的主。

(“新神學家西盟: The Discourses”,第303頁)

就像基督說的:「人在白日走路,就不至跌倒,因為看見這世上的光。若在黑夜走路,就必跌倒,因為他沒有光。」(約/若 11章9-10節)。當祂說「他有光」是指神聖的、無形非物質的光,因為沒有人能夠擁有物質的光。

(“新神學家西盟: The Discourses”,第339-340頁)

  【基督說】「你的眼睛就是身上的燈」(路加福音 11章34節)。祂所謂的「眼睛」很簡單地就是指心靈,除非心靈能夠看到這單純的光,否則這個課題絕對不簡單。這個單純的光就是基督。所以基督的光輝在他心中閃耀,就是指他有了基督的心(歌林多前書 2章16節)。當你的光是如此地簡單,那麼你靈魂的整個有形肉體將會充滿光。但是,如果心是邪惡的、黑暗的以及昏花的話,你的肉體會充滿黑暗(路加福音 11章34節)。「所以你要省察,恐怕你裡頭的光,或者黑暗了」(路加福音 11章35節)。所以,祂告訴我們,要小心,免得我們以為我們擁有自己沒有的(參閱 路加福音 8章18節)。看啊,主祂自己是如何用祂對僕人說話的方式向我們我們解說,祂表示:「所以你們應當小心怎樣聽。因為凡有的,還要加給他。凡沒有的,連他自以為有的,也要奪去。」所以,我們也要告訴我們的同胞就像主對我們所說的話一樣,對而且不要說一些扭曲或不實的話。

(“新神學家西盟: The Discourses”,第340-341頁)

  你的心靈會看見【上帝】帶著深深的寧靜與喜悅以屬靈之光的形式出現。這光就是永恆不滅之光的序曲;這光映出了永恆恩典的光輝(參閱 來/希 1章3節)。當這光出現時,所有激情的想法都會消失,靈魂中所有的激情都會被驅散,而且所有肉體的疾病都會被治癒。然後,心靈的雙眼將被淨化可以看到福音裡的祝福(太/瑪 5章8節)。就像是一面鏡子,即使是最微小的失誤,靈魂也可以看見;靈魂被領至最謙卑的深淵,當它發現了這榮耀的偉大時,它將被喜悅與歡樂充滿,?這奇蹟而感到驚訝,被這份驚訝穿透,這種感覺凌駕所有的希望之上,感動的淚如泉水一般湧出。就這樣地,人完全被改變了;他了解上帝,也第一次被上帝了解。這和所有天地之間的事無關,和現在以及未來將發生的事無關,和煩惱和喜悅的事無關,人輕視所有這一切。同時,這造就了它成為上帝的朋友,成為至高者的兒子,只要對人覺得有可能的話,這也會造就人具有神性(詩篇 82章6節)。

(“新神學家西盟: The Discourses”,第236頁)

懺悔引導出光的景象

  …懺悔是把光引入黑暗的閘口。凡是無法進入光裡的(參閱 約/若 3章20節)就是沒有適當地通過這道懺悔的閘道口;如果他切實地懺悔了的話,那麼他將沐浴在這光裡。

(“新神學家西盟: The Discourses”,第298頁)

  運用各種的行為或語言展現出值得可敬的懺悔,那麼你就能為自己穿上聖靈的恩典。當這聖靈降臨至你身上時,就像是一束光照亮你,以一種無法言諭的方式將你完全地包圍。當這光使你重生時,也同時讓你從腐敗到清廉,從不免一死到不朽,從凡人之子到神子,甚至藉著接納恩典而成為神--這也就是說,如果你想要以同族弟兄或是聖人的繼承者之姿出現的話,那麼就和他們一同進入天堂國度。

(“新神學家西盟: The Discourses”,第337頁)

  因此我們不停地利用所有認真、信仰及渴望在尋找--並不是真的看到在這牢籠之外的光【如物質的,可察覺的世界】,也不是這些存在那光裡或是在那世界的事物【如天堂國度】(因為在那些曾經追求過這些事物的人,都不夠資格看見這些事物,當然也不會看見它們)--但是相反的,不以追求為先,反而以遵守上帝的戒律,以懺悔、哀悼、謙卑,以及所有我們剛才談到的事為優先,然後有些事情就真的會發生在我們身上…這意味著什麼被打開了嗎?是天堂嗎?我不知道。是心靈的雙眼嗎?再一次地,我不知道這一個或另一個才是答案。然而,這光和在屋內的靈魂--我所指的是暫時的房屋,也就是肉體--這美好的、超越一切光輝的光進入,並且照亮他,根據他所應得的程度。然後當他已經更近一步地堅持下去,漸漸地,他習慣了這光,並且就像他一直都是活在這光裡一樣,然後,我或許可以這麼說…他既看見了也明白了,他被引導進入這奇蹟中的奇蹟入,這神秘中的神秘,這景象中的景象…現在,就像在光哩,或是--更棒的—-和它合而為一,而不再沉迷…

(“On the Mystical Life”,第一卷,第77-78頁)

起初光來了,光又走了

…雖然許多人都曾經看過【上帝之光】,但是他們並沒有得到它;就像許多人曾經見過皇宮密室裡的寶藏但是卻空手而回。神聖之光的光輝經常會造訪那些誠心懺悔的人們,但是它是稍縱即逝的。但是,如果人們放棄了自己,甚至放棄死亡,然後很努力地尋找這光輝,讓主認同他們的努力,而且不論在任何方面看來都無可挑剔,那麼終究人們會再度獲得這神聖之光的青睞,這光會再度降臨。然而,如果人們變的有點懶惰,心不在焉,並沒有投入更多的努力去熱愛自己的靈魂,那麼靈魂就不值得上帝賜予神聖禮物,只會一直住在肉體裡,而無法進入永恆生命。

(“On the Mystical Life”, 第一卷,第159頁)

  直到現在,我還是經常看到一道光;有時候我的靈魂會感受到寧靜和安祥。有時候它從遙遠的地方,以外在的方式出現,或者以完全隱藏的方式出現,而這種隱藏的方式令我相當痛苦,我會認為可能沒辦法再看見它。但是,當我哭泣哀悼,並且充分展現孤獨、服從與謙卑之後,它再度降臨至我身上。它就像是陽光,穿過厚厚的雲層,漸漸地展現出它溫和發光地一面。雖然?是難以形容、無形的、不易理解的、不動如山的,但不論何時,?總是存在於萬物,並充滿萬物;或許我可以這麼說,不論白天或夜晚,?會顯現卻也隱藏。?離去卻又會再回來,?的確會從我們的視線消失,但是也會突然地出現。所以,?一點一滴地將我內在的黑暗趕走;?驅散了這瀰漫的濃霧;你為我淨化了智慧的雙眼。你將我眼裡的障壁除去,並讓雙眼能夠睜開;你掀開了遲鈍的面罩。同時,你也讓所有激情和肉體的愉悅睡去,你完全將它們從我除去了。?領我至這樣的境界,?已?我清除了天堂裡的每一片迷霧。在這裡我所謂的「天堂」是指在你以無形的方式造訪後(我並不知道是從哪裡或是如何來的),經過?淨化的靈魂。無處不在的?突然間被發現,被證明就像是另一個太陽一樣。喔 這難以形容至高的態度。

(“新神學家西盟: The Discourses”,第364-365頁)

光逐漸淨化了人

?真的降臨在我身上,對我而言,我好像被放在水裡清洗,?倒了一盆水在我身上,而且反覆地把我泡在水裡。我看到那閃光在我面前閃耀,而?容貌的光芒和和水混合在一起,當我看到我正在這發光的水裡被清洗著時,我感到無比訝異。我不知道它何時到來,或者它是誰提供的;只是當我被這水清洗時,我感到高興,我的信仰增強了。我的希望像是裝上的翅膀一樣,朝向天堂展翅高飛。

(“新神學家西盟: The Discourses”,第372頁)

雖然?經常悄悄地來到我身邊,並將自己隱藏,所以我無法看見?,但是我看到?的光閃耀著,我看到?明亮的容顏;就像剛才在水裡一樣,一次又一次地它們包圍著我,但我卻無法抓住它們;所以我十分小心留意我如何看到至高的?…我流著眼淚一邊尋找,希望再次看見?。所以當我在無限悲傷裡、困苦和逼迫中(參閱 羅馬書 8章35節),我被征服了。我忘記自己,忘了全世界,也忘了這世上的事(參閱 約翰一書 2章15節),我在也不想任何悲傷的事情,或是其他一些存在的或是看的見的有形事物。儘管對我們而言你是無形的,是觸覺無法體會到的,但是你真的出現在我面前。我感覺到?好像淨化了我的心靈,增加了心靈的視野,允許我能看到?更多的榮耀。這就好像是?壯大了,而且愈顯光明。當黑暗消失時,我感覺到?就像月亮驅近雲朵時一樣迅速地靠近。你的到來就像是我們看到月亮出現時雲朵由空中撤離時一樣。我們看到月亮好像大步移動,但是它從不會比平常的步伐來得匆忙,當然也沒有改變它原先的步調。因此,喔 主啊,你超越一切的變化和有形的限制,看似沒有移動的?真的到來了。

(“新神學家西盟: The Discourses”,第373-4頁)

…透過【聖靈】,我們的心靈初次被啟發。我們被那知識之光給淨化和照亮了;我們受到至高者的施洗而重生了(參閱 約/若3章3、5節),並且成為上帝之子。

(“新神學家西盟: The Discourses”,第343頁)

不要弄錯了!上帝是火,祂以火的樣子出現,並對這土地灑下火。這火四處尋找能夠點著的機會,尋找已經準備好的特質和意志,?了降臨在其身上並點燃這火。在祂已經點燃的那些人身上,祂興起大火直衝天際,並讓人們不眠不休地燃燒著。當有些人想到死亡時,祂並沒有讓其靈魂繼續燃燒著,因為靈魂?有感覺也有理智。在此之後,當這火完全清除我們對激情的信仰時,它成為我們體內所需的食物、飲料、光和喜悅,藉由參與,它讓我們照亮了自己。就像是被放入火堆裡的陶瓶。起初它被燃料熊熊火焰的煙給燻黑了,但是當燃料愈燒愈旺時,陶瓶變的透明並且和火溶為一體,而這燻煙完全無法帶給它一絲絲黑色。就是這樣,開始和神一同燃燒的靈魂最先想要看到的,就是在它裡面的激情的黑暗面,像在聖靈火裡的煙一樣被吹出去。靈魂就像在鏡子裡看到自己一樣,這黑暗的部分隨著煙消失。靈魂感覺到其內的邪惡思想和一些偏見就像荊棘一樣,被乾燥的烈火吞噬了,並起已將痛苦減至最低程度。當這些東西都被摧毀了之後,只有靈魂的本質留下;潔淨沒有激情,然後,神聖不朽的火和這靈魂在本質上結合在一起,而稍後靈魂也開始燃燒,並且變的透明,就像是有形之火裡的陶瓶一樣和聖靈的火合而為一。和身體也合而為一。藉著參與,靈魂也變成了火和那無法形容的光。

(“On the Mystical Life”, 第二卷,第98-99頁)

這光改變那些看見它的人

【和上帝結合為一的人】看見一些我無法寫下的事物。他的心靈看到和光一樣閃亮的異像,但是他無法辨識或是描述它。他的心靈本身就會發光,看到所有的事物都和光一樣,這光具有生命並且把光傳給看到它的人。它看到自己和這光完全結合在一起,如同過去一般,此時他一心專注在這景象上。他察覺到在他靈魂裡的光,令他沉醉的光。在這陶醉的感覺中,他看見這光從遠處來,但是當他回神時,他發現自己再度在這光裡。他完全不知如何以言語或觀念來形容他曾看到的景象。

(“新神學家西盟: The Discourses”,第56頁)

別讓任何人騙了你!神就是光(約翰一書 1章5節),對那些已經和祂合為一體的人,祂賜予人們自己的光芒讓人們足以淨化。當這靈魂之燈被點然後,那靈魂知道神聖的火已經掌握了情況並促使它燃燒。這是多麼神奇的事啊!人和上帝在心靈以及形體上合而為一…

(“新神學家西盟: The Discourses”,第195頁)

…「光」已經「照在黑暗裡」(約/若 1章5節),不分日夜,不分內外—-在我們的內心裡,不在我們的心智裡。不分夜晚,沒有改變,沒有修正,光以無形的方式照在我們身上。它說話、工作、生活、賜予我們生命並且把那些看見它光輝的人變成光。我們見證了「上帝是光」,而凡是那些曾經感受到祂,察覺到祂是光的人都視祂為光,因為祂榮耀的光芒會出現在祂之前,所以祂不可能不以光的形式出現。

(“新神學家西盟: The Discourses”,第298頁)

  所以萬世的聖者,不但包括過去的那些老者,也包括那些現在看見聖靈景象的人,他們所見的就是那無形體、無型態、無影像的無形之光;就如同他們自己在聖靈之光中已經呈現了光的特質…聖者的肉體分享了神聖之火,他們的罪被洗淨了,他們燃燒並發出光熱,讓自己變的透明,從此變的比其他肉體更加優秀,更加珍貴。

(“On the Mystical Life”, 第一卷,第34頁)

  每一位仍在肉身裡的聖者都像是夜空一樣,而他們的心則像是圓圓的月亮。聖慈的愛是全靈全能的光…這光能觸動他們的心,依據他們的才能增加其光輝,完完全全地充滿他們。像月光一樣,這光從不會減弱;反而藉著熱情和聖者的善行不斷保持這光輝。神聖的客觀有如光環和暫時的棲所,圍繞著他們,保護著他們,完全地將他們包圍著,保護他們不受任何邪惡思想的侵害,讓他們遠離罪惡,不受傷害,並且不受仇敵威脅。

(“On the Mystical Life”, 第二卷,第36頁)

給宗教懷疑論者的警惕

…別讓那些雖有信仰但是卻沒見證過主的人說這是不可能的,別讓那些無法清楚明白地被祂的光所照亮的人,或是那些無法堅持祂榮耀的沉思的人說這是不可能的;因為在堅持下,自會看到上帝同在。別讓他們這麼說,就好像他們是無信仰的異教徒。

(“On the Mystical Life”, 第二卷,第172頁)

  就像那些沒有信仰的人或是那些對神的神秘完全無知的人來說,當他們聽到任何有關神的光輝啟蒙靈魂和心靈,或是藉著沉思讓人由激情中解脫,或是神的光輝讓人謙卑,聖靈的力量及恩典使人潸然落淚等等事情時,他們心靈的雙眼不僅沒有被照亮反而更黑暗了(參閱 羅馬書 1章21節、11章10節),因為他們無法承受這無比的光和道的力量。他們大膽的斷言這些事情都是因為魔鬼的謊言。即使在上帝的審判前或是那些見證過上帝卻因為他們而受傷的人面前,他們也不會顫抖。這些輕率的人無恥地向每個人保證,上帝對信仰者所做的那些事絕不會發生在我們的時代裡。與其說是異教說不入說是沒有信仰吧。因為要是有人針對已經定義過的、正確信仰的教條從各方面質疑的話,這是異教之說。不過,這些輕率的人只是否認在現代有人敬愛上帝,否認有人被賜予聖靈並如同神子一般被祂施洗,否認有人能藉著知識、經歷和沉思而成為神,否認我們的上帝和救世主的榮耀顯現(提多書 2章13節)!很明顯地這些人否認了【為人的神】在被賜死和府敗後再度復活,並重回不朽和永恆的事實。

(“新神學家西盟: The Discourses”,第336頁)

  不過,如果你想要了解神的光如何照亮那些敬愛它的人,請聽使徒保羅他自己怎麼說:『我們有這寶貝放在瓦器裡』(林後/格後 4章7節),也就是在我們的身體裡。但是,你竟說在現代沒有這樣的人存在!告訴我,?什麼?你或許會說:「因為在我的觀念裡,現代沒有人能成為那樣的人,即使他比其他人還要渴望做到。」但是如果你宣稱即使他想也做不到,那麼我們要如何解釋以下這段:「凡接待他的,就是信他名的人,他就賜他們權柄,作神的兒女」(約/若 1章12節);「我曾說,你們是神,都是至高者的兒子」(詩篇 82章6節),「你們要聖潔,因為我是聖潔的」(彼前/伯前 1章16節)。然而,如果人不需經過渴望就可能變成那樣,那麼你因為?不抱著希望也選擇不變成神聖,你已經給自己判刑了;因為如果你想要話,你就能夠做到!

(“新神學家西盟: The Discourses”,第335頁)

  喔 我弟兄,不斷對自己反覆地說,上帝就是光,因為當祂自己說:「我是世界的光」(約/若 8章12節)…然而,如果你因為祂的神性而承認他是世界的光,那麼當你想像祂與你同在時,你怎能說你看不見祂?如果基督是世界的光,那麼那些看不見祂的人就是瞎了;如果聖靈也是光的話--祂真的是光--那麼你怎能說你看不見祂,或是你無法察覺祂與你同在呢?

(“On the Mystical Life”, 第一卷,第161頁)

西盟的光之福樂

(“On the Mystical Life”, 第一卷,第166-169頁)